您现在的位置:

糖心蛋 >

[海外故事] 纸铁路

  迪安从部队退役后,被安排去了北德科它州的战时铁路管理局。说是战时铁路,其实并不准确。因为这条铁路是在冷战时期修建的,一旦爆发核战争,从北德科它州的铁路出发,可以直通阿拉斯加,从而到达冰雪覆盖的北极。
  
  作为退役军人,迪安从听到这份工作开始,情绪就很激动。他甚至开始想象自己挎着枪,沿着铁路执勤,没准儿还能走到阿拉斯加呢,那会是一种多么令人叹为观止的事儿呀。
  
  然而报到第一天,迪安兴冲冲的劲头就被泼了瓢凉水。战时铁路管理局是一排长溜的房子,有局长室、财务室、机要室和人力资源管理室。局长是个外表粗犷的老年人,他叫勃伦特,和迪安一样,也是一名退役军人,唯一不同的是勃伦特有军衔,而迪安只是一名普通士兵。
  
  勃伦特很热情地接待了迪安,并把他领到各个办公室去转了转,认识同事们。迪安看了看,管理局里少说也有近百名职工。
  
  转过之后,勃伦特把迪安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始给迪安分配工作了。
  
  “你去值守机房,那边你也去过了。有不懂的地方,向老员工请教请教,”勃伦特告诉迪安道,“至于食宿,这边都有安排,你可以选择住在这里,也能去一百英里外的镇上住。”
  
  这个工种,和迪安预期的并不一样。迪安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可以选择去巡查铁路吗?”
  
  勃伦特听到迪安这个话之后,皱了皱眉头道:“值守机房更为重要,你难道不觉得吗?”说着,勃伦特端起了桌上的咖啡杯,意思是说谈话到此结束。
  
  迪安只得去了机房。推开门抽搐怎么样治疗,他看到里面坐着的三位同事都在电脑上玩游戏。
  
  “大家好,”迪安主动地招呼道,“我到这边来上班。”
  
  同事们和迪安打了招呼之后,目光又回到了电脑屏幕上。迪安在旁边站了很久,这才有人招呼他坐下,并给他分了台电脑。
  
  “我具体要做些什么吗?”迪安问道。
  
  几个同事互相看了看,然后答道:“没有什么要做的。你只需要按照墙上的作息时间上下班就行了。”
  
  这,这是什么工作?迪安茫然了。
  
  “我们几个刚来的时候,和你是一样的。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机房里唯一的女同事凯丽微笑道,“时间会改变一切,时间又难以改变一切。”
  
  迪安懵懂地开始工作了。他的工作,也和几个同事一样,就是打开电脑玩游戏。稍有不同的是,他们几个玩得情致盎然,迪安则始终有些提心吊胆,他怕勃伦特过来查岗。作为一名新人,敬畏上司是一种本能。
  
  迪安在机房里玩了一周游戏,对这里也彻底地熟悉了。铁路管理局里的工作都很清闲,甚至可以说是无所事事,而薪水却是很丰厚。稍稍有点忙碌的,是财务室。因为财务室要给大家开工资,要做预算报表,以及向上级管理部门申请更多的经费。
  
  虽然管理局里有宿舍和食堂,但绝大部分的员工都选择开车上班,他们住在勃伦特所说的远在一百英里外的镇上。那里有酒吧,有夜店,有学校和医院。
  
  迪安曾多次向同事了解过那条战时铁路,可没有人能给他明确的回答,他们的答案出人意料的一致:不要儿童癫痫病治疗大概多少钱多打听。知道得越多越不好。
  
  接下来的一件事,让迪安懂得了这个答案的残酷。
  
  机要室里的员工保罗在社交网站上认识了一位金发女郎卡琳娜。两人很快陷入热恋。禁不住卡琳娜的再三要求,保罗把她带到了自己工作的地方。
  
  机要室的工作和机房一样,也都是看看电脑玩玩游戏。卡琳娜对此非常好奇,因为她已经知道保罗的薪水很高。像这样无所事事的工作,也能拿到如此的高薪,那岂不是对纳税人的极端不尊重吗?
  
  于是卡琳娜回去后,写了份报道,发表在全国性的报纸上。
  
  这个报道引起了轩然大波。连国防部都惊动了,勃伦特更是气得暴跳如雷。紧跟着保罗被解雇,又被起诉到军事法院。保罗因为他的不谨慎,被判入狱三年。
  
  “战时铁路管理局,这是我们这个机构的名称。现在和平时期,则是备战状态。我们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勃伦特在事后的一次晨会上警告说,“不但要对我们这个地方保密,而且千万不要碰触墙上的红色按纽。”
  
  勃伦特这么说着,特地看了迪安一眼。在勃伦特看来,其他员工都有几年工作经历了,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迪安却是个新人。新人往往有着不确定的因素。
  
  保罗身上发生的事,给迪安敲了警钟。他不再像以前那样问这问那了,不过,他内心深处的疑团却没有丝毫的减弱。相反,他对这里更加满心疑窦。
  
  “亲子日”那天,勃伦特允许员工带孩子过来上班,前提是孩子不能超过16岁,而且还得由家长一直在旁边陪同,不能让孩子单独地武汉中际癫痫医院紧随潮流积极发展智慧医疗,让更多人拥抱健康在管理局里活动。
  
  迪安的同事凯丽带来了她6岁的女儿简。
  
  简生性活泼,经常说些童稚的语言,逗得机房里的众人哈哈大笑。这一天,破天荒地没有出现全体玩电脑游戏的情况,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孩子给吸引过去了。
  
  午餐时间,简很快地吃过饭,先行一步回到了机房。就在大家把吃得干干净净的餐盘往水池里送的时候,连续的警报声在整个管理局里响起。
  
  勃伦特满脸阴沉地冲了出去,员工们紧随其后,等跑到院子里,大家看到简正在哇哇乱哭:“妈妈,妈妈,我摁了铃,铃响了,怎么也关不掉。呜呜呜……”
  
  不用想,是调皮的简爬到了桌上,摁响了机房墙壁上的红色按纽。
  
  凯丽把扑过来的女儿紧紧地抱在怀里,她恐惧地看着勃伦特。想到保罗的经历,凯丽没有理由不害怕。
  
  整个下午,管理局里都被阴霾所笼罩。谁也不清楚警铃响起的最终后果是什么。
  
  迪安从自己的抽屉里取出了几张纸,然后跑去找局长勃伦特。
  
  勃伦特正在打电话,看到迪安进来,勃伦特放下了话筒,向迪安问道:“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问,究竟怎么处理简的事?”
  
  “孩子犯了错,作为监护人,是难逃责任的,难道不是吗?”勃伦特有些厌恶地答道。这个迪安,怎么这么喜欢多事。
  
  “报告局长,孩子犯了什么错?”迪安丝毫没有顾忌勃伦特的眼神,他继续不屈不挠地问道。
  
  “她按专治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响了只能在出现紧急战争状况下才能摁响的铃,”勃伦特终于发怒了,“难道这个错,还不够大吗?”
  
  迪安冷冷地笑了:“够了,我说够了。按照原先的设计,警报声一旦响起,机房的电脑就会显示铁路的坐标。可是现在呢?铁路在哪里?我登录了国防部的网站,调阅了很多资料,发现这条铁路的确是在冷战时期经过国会讨论并予以立项的,但地理地件根本就不允许,也就是说铁路根本建不起来。所以,这条铁路只是纸上的铁路,所谓铁路管理局,就更加是一个笑话。铁路管理局之所以存在,恐怕是为了掩盖国防部支出太多而寻找的一个借口吧?你因为一个子虚乌有的笑话,就向国防部报告,把清白无辜的保罗送进了监狱,如今,又要因为同样子虚乌有的笑话,来处罚一个孩子吗?”
  
  勃伦特目瞪口呆地看着迪安:“你,你查过了资料?”在勃伦特看来,丰厚的薪水,加上没有实质内容的工作,完全可以把这百多号人捆在这里,想捆多久就捆多久,可是万万没想到出现了迪安这样的异类。
  
  “当然。我不会昧着良心,去做根本不存在的事情。那样的话,只会让人感觉到羞耻。”迪安一字一句地答道,跟着,他伸手摁响了局长办公室里的红色按纽,“现在我也摁了警报,开除我,把我送进监狱吧。”
  
  勃伦特的办公室门又一次被推开了,一支长长的队伍默默地走进来。每个人都伸手摁了摁墙上的红色按纽,然后走出房门……
  
  这天傍晚,凄厉的警报声响彻云霄。
  
  等人群散去,勃伦特苦涩地笑了。他也站起身来,走到了墙边,把手摁在红色按纽之上。  

© zw.mllks.com  怨是用希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