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特加饼 >

不老坊里的青春交易_故事

  一、无字契约

  左妍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心里涌动着一股仇恨,就在前天,她被公司开除了,还赔偿了一笔钱,赔光了所有的积蓄这都是拜许艳和赵蒙蒙所赐,她多年来打拼来的成果,就这样被这两个女人毁于一旦。想到这,左妍恨得咬牙切齿,对着车流放声大叫。

  左妍叫得正起劲,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一个女人关切地递过来一张纸巾。女人穿戴不俗,人也漂亮,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她柔声地问:“小妹,遇到什么困难了吧?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呢。”

  左妍没吭声,她不想跟陌生人打交道。

  女人毫不在意地说:“戒备心还挺强的,我就喜欢这样的女孩,听姐一句劝,天大的难事都不值得你这么伤心,你看你这么年轻漂亮,有的是翻身的机会,要我帮什么忙,你尽管说。”

  左妍没好气地说:“我要钱,大把大把的钱,你能帮我吗?”

  女人捂着嘴笑了起来,手指上硕大的钻戒晃着耀眼的光。她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金色的卡片,放在左妍的手心说:“钱能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大姐别的没有,赚钱的方法多的是,这东西值点小钱,暂时能帮帮你,如果想赚大钱,记得给我打电话。放心,犯法的事儿我不会干,更不会让你干。”说完,女人转身上了旁边一辆豪华轿车。

  左妍等车子远去才低头查看手中的-片,这卡像是用黄金制作的,很厚实,中间镂空,夹着一张烫金名片,上面只印着“曼丽”两字和一串手机号。这个叫曼丽的女人真的可以帮助自己吗?

  左妍把金卡带到金行询问。她在心里做出了决定,如果这东西真值点钱,她就给曼丽打电话,否则就当是个游戏。

  结果金卡真的是纯金的,值两千元钱,左妍毫不犹豫地拨通了曼丽的电话。曼丽让她午夜时分在两人见过面的街角等候。

  午夜时分,曼丽的车准时停在了路边,左妍想也没想就坐了上去。车玻璃上挡着窗帘,甚至前后排之间也拉着厚布帘。

  曼丽没有急着发动车子,转过身拉开布帘说:“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但我不想让你知道我们去的地方,希望你能理解。”

  左妍点点头,曼丽笑着把布帘放下,开动了车子。一路上,两人谁也没说话,左妍心里直打鼓,曼丽会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呢?红灯区?某个暴发户的床上?还是取人体器官的手术台上?她不敢再往下想了,越想心里越发毛。

  车子开了大约一小时才停下,曼丽打开车门,把左妍带了下来。

  左妍四下里看着,发儿童癫痫病药物治疗怎么样现自己站在一座豪华别墅的庭院里,她不由呆了,木然地跟在曼丽身后,走进了别墅。左妍从来没见过这么富丽堂皇的别墅。曼丽打开楼梯下的一扇暗门,把左妍带到了一间暗室。

  暗室里黑漆漆的,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正面的墙壁上点着个昏暗的灯,灯下摆着个很大的玻璃鱼缸,里面没有鱼,淡红色的水面上漂着一个面具。血腥味应该就是鱼缸里发出来的。曼丽在鱼缸前摸索了一阵,慎重地捧出面具。

  曼丽说:“我要购买你的青春,一年十万,你还年轻,相信不会在意一年两年的青春吧?如果没什么异议的话,我们的买卖就成交了。这是契约,我们按了手印就代表交易成功。”

  左妍一愣,疑惑地看着曼丽,青春也能买卖吗?

  曼丽笑着说:“每一个卖青春的人都跟你一样,卖完后就明白了。对你的身体没多大害处,只要你按下手印,十万元就到手了,是不是很简单呢?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先把十万元打到你的卡上。”

  曼丽从角落里取出手提电脑,很快就给左妍的卡上转了十万元。左妍认真查看,果然在自己的卡上看到了刚到账的十万元。

  连钱都提前支付给自己了,左妍没理由不相信曼丽,于是她点了点头。

  曼丽手上的契约并没有一个字,薄薄的面具造型,背面粗糙,正面光滑细腻得像剥了壳的鸡蛋。在眼睛部位开了两个扁扁的洞,左右脸颊上各有五个凹痕。曼丽解释说,上面有没有字没关系,重要的是手印一按,契约的魔力就会显现,双方永不能反悔。在曼丽的指挥下,左妍学着她的样子,把食指放在了契约另一边的凹痕里,重重地按了一下。

  走之前,她窥见曼丽贪婪地闻着契约,并紧紧地捂在脸上……

  一觉醒来,左妍急忙跑到镜子前查看,除了腰部似乎肥了点外,她完全看不出自己身上有什么变化。这钱来得也太容易了,一夜之间,左妍就拥有了十万元。她取出钱住进酒店,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特意跑到以前的公司,在同事跟前风风光光地炫耀了一把。只可惜许艳和赵蒙蒙刚好出差了。

  享受了一段奢华的生活,钱越来越少,左妍再次拨通了曼丽的电话。

  曼丽似乎苍老了一些,连开门的手都迟缓了。

  这次,左妍选择了出卖两年的青春。

  二、生财有道

  回家睡了一觉后,左妍看到了镜中的自己,那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中年妇女,眼腈浮肿,皮肤松弛,脸上皱纹细密,手脚的关节有些生硬。怎么会这样?她只卖了两年青春,怎么算她也应该是二十八岁才对。想了想,左妍明白了-,是曼丽骗了她,让她十指按在契约正反两怎么样才能控制住癫痫病呢面的凹痕里,实际上是买走了她十年的青春。查看银行卡,她果然看到上面有一百万的数字,开始是二十万,后来又补来了八十万。打曼丽的电话,已是空号。

  左妍砸掉了家里所有的镜子,她无法面对老了十岁的自己。不知过了多少天,左妍平静了一些,她取出钱开始调查曼丽,她要找固失去的青春。

  半年后,左妍才找到曼丽的别墅。别墅里安安静静的,她只见到庭院里有个上了年纪的大妈躺着睡觉,她轻轻松松地进了暗室偷走了契约。

  左妍把自己的家布置成了曼丽家那样的暗室,然后找来个年轻的风尘女子,用一笔小钱买走了她的三年青春。学着曼丽的样子,左妍把契约紧紧地捂在脸上,契约马上就像长进了皮肤里一样,清清凉凉的,过了一会儿,脸上又开始变得火辣辣,像在火上炙烤一般,这种刺痛的感觉好一阵才消失。直到脸上什么感觉也没有,左妍才壮着胆子揭下了契约。

  取过镜子,左妍看到了一张变年轻的脸,同时,她手上的皮肤也细嫩多了。

  接下来,左妍又找来了几个年轻女孩,在买了五个女孩的青春后,左妍果然恢复了年轻,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这时,她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她要用契约赚大钱。

  在市区比较偏僻的地方,左妍租下一栋楼,开了一个店铺,名字叫不老坊。她决定先拿许艳和赵蒙蒙开刀,谁让她们把自己害得这么惨?左妍调查过了,许艳又升了职,赵蒙蒙也加了薪。

  开张那天,许艳和赵蒙蒙竟然都出了差,左妍有些失望,还好,不老坊的生意不错。许多阔太太,为了年轻不惜一掷千金。而许多年轻的女孩子,为了一夜暴富,也甘愿出卖几年青春。很快地,左妍成了富婆,她雇了很多员工,除了拿契约让顾客们盖手印,别的事,她都交给员工。

  为了不让人知晓契约的秘密,左妍蒙上了自己的脸,又让人仿制了大批类似契约的面膜,浸泡在牛血里。每次给顾客按好契约,她就先把卖青春的人请出工作室,关上门再给买青春的人贴契约。买青春的人太多,一时找不到那么多卖主,左妍干脆打造了一个团队专门寻找卖青春的年轻女孩,一时间,城市里出现了一群怪人,他们逮住年轻女孩就问:“小妹,你要卖青春吗?”

  左妍发了,她对生意已经不再热衷,一心想着对付许艳和赵蒙蒙。

  许艳已经四十岁,不再年轻,左妍雇了个年轻女孩引诱她的老公.轻而易举就把她的家变成了充满硝烟的战场。为了抢回被小三夺走的老公,许艳带着所有的钱走进了不老坊,她想买十五年的青春。

  左妍本来要把她赶走,想了想,接下她的钱,只卖给她七年的青春。

  许艳摸着年轻的脸治疗癫痫病的偏方有哪些?欣喜若狂。左妍知道,她还会来,为了凑钱,她一定会打公司的主意,或挪用公款或出卖公司里的秘密,到时,她也会给人告密,落得跟自己一样的下场。

  想到这,左妍就有说不出的得意。她派出去调查许艳的人不停发回好消息:许艳的老公跟小三在外面不回家了,他们离婚了,许艳在外地上高三的儿子摸底考试考砸了,许艳到处在借钱……

  这就是左妍想要的结果,她就是见不得许艳过上好日子。

  可让人没想到的是,左妍还没高兴完,许艳就上不老坊要求退货了。只有要青春和要钱的顾客,还没有退青春的人,左妍傻了。

  许艳比以前憔悴了很多,她说:“我不要了,我儿子下个星期就要回家了,我不能让他认不出自己的母亲。而且孩子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我得退钱给他交学费。”

  左妍让员工一口回绝了她,许艳不肯走,赖在工作室里不出来,保安把她架出来,她逮到机会又跑进去了,抱了条绳子声称不退货就吊死在店铺里。一连数天,许艳总是来捣乱,不老坊的生意大受影响。

  左妍没辙了,她同意退货。但,其实她根本不知道退货的方法。

  左妍的办法就是让许艳把七年的青春卖出来,卖给一个七十多岁的大妈。在契约上按手印时,许艳的手指连接了数次,右手背上三粒并排的红痣一颤一颤的。左妍懒得提醒她,就让她多卖二十年的青春吧,变成老太婆。

  按完手印后,许艳马上就晕倒在了工作室,员工们七手八脚把她抬了出去。清醒过来,许艳脸上没什么变化,她又闹了起来,员工好说歹说才把她劝回了家。

  许艳的事左妍不想再管,反正她离婚了,得到了应有的报应。接下来就是要收拾赵蒙蒙,这个小女孩刚谈恋爱,左妍雇了个美丽的女孩接近她的男友,可是那小子对赵蒙蒙一心一意,色诱这招失灵了。

  高价购买赵蒙蒙的青春,她也一口回绝了,无奈之下,左妍想出了个狠招,让人撞伤了她的男友。为了筹钱救男友,赵蒙蒙主动来到了不老坊,出售十年的青春。

  在契约上按手印时,左妍使了个诈,偷走了赵蒙蒙二十年的青春,并及时用迷香把她迷倒了。

  左妍故意在走廊上摆满了镜子,她要看赵蒙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老了二十岁的发狂模样。意外的是,醒来后,赵蒙蒙对摆在两边的镜子视而不见,直接去了医院。

  左妍开车也跟着去了医院,她不甘心好戏只看了半场。

  三、青春易逝

  左妍站在病房门口,观看赵蒙蒙照顾男友。赵蒙蒙背对着房门坐着,小心地给男友喂汤喝,每喂一口,她都要吹口气,及癫闲病的症状是怎么回事?时擦掉男友嘴边溢出的汤汁。

  正看得出神,一个小护士拍了拍她,问:“阿姨,请问您找谁?”

  阿姨?左妍一愣,听到动静的赵蒙蒙转过头来,应该四十多岁的她竟然一点没变,还是那么青春靓丽。

  她的双腿不听话似的打着战,好一会儿才走到洗手间的镜子前,令人吃惊的是,里面的女人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密布,眼神浑浊。看上去,完全是一个六十岁的老妇。怎么会这样?左妍的头轰地大了。

  回到不老坊,左妍被门口一大群中老年妇女挡在外面,人们吵吵闹闹,原来那些买了青春的阔太太一刹那间就恢复了曾经的模样,她们来讨说法。旁边一个热情的妇女问左妍:“你也是受害者吧?”

  左妍垂着头泪水直流,她哽咽地嗯了一声,转身上了车。她径直来到了曼丽的家,现在只有曼丽能帮自己了。曼丽的别墅里冷冷清清,只在庭院的躺椅上有个老人在打盹,看她的模样没有一百岁也有九十了。左妍轻轻地打了声招呼,老人慢慢睁开了眼睛,问:“你是谁?找哪个?”左妍报出了自己的名字,说找曼丽。老人笑了起来,露出空洞洞的牙床:“我,我就是你要找的、曼丽。”

  左妍呆住了,怔怔地看着曼丽:“你、你怎么变得这么老?”

  曼丽苦笑着:“你、你不也是变老了。这买来的青春就跟止痛药一样,用多了就会产生耐药性的,越来越不经用,再多的青春也经不起挥霍啊。医生说,我的骨龄有一百三十岁了,可我实际上才四十岁,我的思想也才四十岁。报应啊,报应啊。”

  左妍浑身一软,瘫坐在了草地上,“那,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曼丽喘着气,用拉破风箱似的声音说,“慢慢等死吧,或许,或许我们的年龄能打破世界吉尼斯纪录了。”

  曼丽干笑几声,大声咳着,闭着眼睛不再说话。

  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别墅的,左妍眼泪都哭干了。慢慢回了家,就像曼丽说的那样,除了等死,再无他法。

  躺在床上,左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一看,家里一片凌乱,看来是进贼了。奇怪的是首饰现金都在,唯一丢失的——是那张契约。

  楼下,有女孩在大声说话:“大姐,您要买青春吗?只要十万块,就能让你年轻二十岁。”

  左妍好奇地走下楼,院子里,一个甜美可爱的小女孩抱住了她的手,说:“奶奶,您要买青春吗?不要钱,买我二十年青春吧,我要快快长大!”

  左妍低头一看,女孩的右手背上有三粒并排的红痣,鲜艳刺眼,再看那脸,竟是那么熟悉……

© zw.mllks.com  怨是用希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