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学礼乎 >

爱如少年_经典文章

  一、     单恋,或者叫单相思。我人生中第一次单恋发生在十二岁末十三岁初。     刚升上初一的时候,我还是个只会随着班级值日拿着水壶到处洒水也会觉得好玩儿的小屁孩儿,喜欢七龙珠,灌篮高手,当然也喜欢周杰伦。     那时候,班里的几个人经常会私下里嘀咕着班里这个女孩好难看,那个女孩更难看。那时候的我们是不会具有那么成熟的审美观的,事实上,我上幼儿园的时候才刚分得清男女。我们那时候不会看腿长不长,胸大不大,只是那个年纪确实缺乏这种可以激起青春荷尔蒙的因素,我们唯一看的就是脸蛋可爱不可爱,现在脑海中再浮现,依然还是齐刘海下面的小脸蛋红扑扑,大眼睛眨巴眨巴就能融化一个少年的心。但是这样的画面好像始终与十岁之前的我擦肩而过,直到班里转来了李菀。     红色的小书包,白色的连衣裙,白皙的小脸不晓得是不是风吹的,显得白里透红。如果现在能回忆起来当时的场景,我希望是班门口夕阳的余辉中,一朵白百合在恶魔班主任后面含苞待放。我想当时的恶魔早已经度过了青葱岁月正在迈向欧巴桑的初级阶段,她很官方地让李菀来一段一分钟的自我介绍。李菀只说了一句:大家好,我叫李菀,木子李,草字头的菀。以我当时的文学造诣当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个字,只觉得当时她红着脸,像一块草莓牛奶的阿尔卑斯糖。     恶魔接着问李菀是不是近视能不能看得到黑板,李菀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恶魔就让她先坐到最后一排的一个空桌子,然后宣布两周后的数学模拟考试后按照成绩重新调整座位。这让当时的我咬牙切齿,是的,从小到大我数学成绩超过六十分的次数绝对不超过十次,恶魔教数学,所以每次考试都掌握着班级座位的生杀大权。     不过我只是对数字和公式不敏感,机智尚存,何况我的同学,也是从小到大关系最好的哥们儿周铭,在班里身居班长之要职。说起这个救星,我们幼儿园从小班中班大班然后上同一所小学,接着是同一所初中,关系自然好到有一块泥巴玩儿都要赶紧分给对方一半心里才觉得舒服。王硕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 爸爸忙着做生意,家里只有一个奶奶,所以他从小就担起照顾家里洗衣烧菜的责任,学习成绩更是和做饭一样掌得一手好勺,所以一下课,我就挪着步子到他面前,请他紧急救援一下。     周铭自然是有点鄙视的看着我说,平时考试不见你这么上心,这次想干嘛? 我立马换成樱桃小丸子的脸,委屈地说我也活了十几年了 ,还不能有点挑选座位的人权?     结果那货竟然说,不行,你这成绩一旦及格,断然会引起恶魔怀疑。我一听就急了,大不了这两周我用功点,表面工作做到位,万一到时候那厮问起我就说我吃药了还不行么?     周铭就很奸诈地笑了笑说吃药可以,灌篮高手的人物卡片给我十张!     五张!     七张!     行……不过今晚得去你家蹭饭!     …………二、     其实如果不排座位还是好的,正如我所说,N次之前的调座位我已经是倒数第二排了,李菀的桌子就在我的斜后方,为了不在两周后失去一扭头就能看到她的机会,我决定这次的命运要自己掌握,不能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再肉麻一为什么吃了抗癫痫的药还会发作点,就是看到李菀的第一眼,我的情窦就像被很久没拔的瓶塞,伴随着'嘣"的一声,炸开了。     接下来的两周我果真很用功,上课再也不转笔了,不转书了,不扣鼻孔也不接老师话瓣儿了,俨然一副上次考试失足才选的差生专属座位并且这次势必要咸鱼翻身的模样。     只是李菀一直都很安静,话不多,可能是刚来有点害羞也有点不安,反正白富美高冷一点大家也都能接受,但是也并没有像电视剧里一样有一个女屌丝作为闺蜜。不过我的情商也没允许我考虑那么多,每天只想着办法能和她说句话,最好的办法就是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把她的课本或者笔碰掉了,然后捡起来递给她,她好像只会说两句话:嗯,谢谢。而我就花痴得觉得李菀在我心里的形象就好像雅典娜女神,就算圣斗士星矢也会为之动容的。     两周后的考试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顺利,从周铭一个飘忽的眼神中我就能看懂所有试题的答案。恶魔那天一定喝了红牛,不然不会盯哨盯得这么紧,我就只能看睁睁看着离我不远的李菀低头刷刷刷地写完然后提前交卷消失在我的视线中,至于我,关心则乱,只能说没有发挥出正常水平。三、     第二天恶魔公布成绩后把李菀好一阵表扬,说是我们班新一位学习标兵诞生了,因为她和周铭都是满分,结果可想而知,我考的比想象中的只好了一点,差了五分就及格了。     如果不是他们两个,我到现在也会觉得学霸这个东西依然是地球上最可恶的存在。     李菀第二个选座位,她坐到了周铭旁边的座位,轮到我的时候,我直接坐到了她以前的位置。     咸鱼翻身未果,但我已经不想再像以前一样只会晒太阳吹风了。当然想再次翻身不会指望数学,我除了数学还是有些科目拿得出手的,比如讲笑话,再比如画画。     当时全班都在传看七龙珠和灌篮高手,能实现愿望的龙珠和帅气的流川枫就像是我们这群少男少女的幻城,连周铭都搂着我的肩膀和我说过,我们俩的关系就像是小悟空和库林或者流川枫和樱木花道,平时打情骂俏,关键时刻不离不弃合二为一。我自然踹了他一脚问谁是小悟空谁是流川枫,他就嘻嘻哈哈得说要去发作业了让我自己想。     我的必杀技就是画漫画,书里的任何一个形象包括天上的乌云草丛里的蚂蚱我都能用2B铅笔描绘得生动无比,画在桌子上再拿透明胶带封起来,供每次考试排到我桌子上的同学瞻仰。当然学校的每次中小学生绘画比赛我都能拿一等奖,我怀疑也许就是因为我还有这么个功能,恶魔考虑到我还可以为班级黑板报出点力,就一直没拿我数学成绩差跟我爸妈说事儿,我为此很感激,当然不是感激她。     我想画一幅画给李菀,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偶然一次听到周铭说他看见李菀书包里有一本灌篮高手,而且最喜欢的是仙道。四、     第二天我就把一副素描好的仙道放在了李菀的书桌里,前一天晚上我画了两个小时,仙道的发型比较难画,不像流川枫是帅气的刘海,是脱离地心引力的扫把头,但是也很帅。     下课后,李菀过来我的桌子前面,对我说了第一句超过两个字的话:周铭跟我说了,说是你画的,谢谢你。我就直接愣那儿了,看着她如花儿一般灿烂的笑,我赶紧说,没关系,我给每个人都画过的,随便画了画而已,哈哈……     删除这段愚蠢的对话,我后来才知道那天是李菀的生日,感谢李妈妈。   羊角风如何治疗才能好  我们就这么聊了起来,一直聊到了上课,很开心,因为我心里已经清楚,白富美并非我想象中的那么高冷,也是很随和的。后来我才知道,其实李菀的家庭条件一般,并非我想象中的富家女,但她依然是白富美,因为她富在学识。五 、     就这样,我、周铭、李菀自然成了班上最好的三个人。因为家都在同一个方向,所以放学也会骑着车子一起回家,每天我都会讲不同的笑话,体育课上打球也更加起劲儿了 ,那段时间我感觉生活的阳光值增加了不少,每天欢喜大于忧伤,甚至忘记了什么时候对自己说过的,要和李菀说一句我喜欢她。     我知道,这就是单恋吧,就像漫画里樱木花道问赤木晴子对流川枫什么感觉,晴子红着脸说,其实是单恋啊。我当然没有赤木晴子有魅力,而去喜欢一个更有魅力的流川枫。甚至有时候,我觉得她和周铭更配。     同桌,又都是学霸,又都懂的那么多,我想他们之间可以聊的话题范围应该比我要多出一个星系还要再大点吧。     一天,我忍不住下课后周铭叫到操场,我问他是不是喜欢李菀,他楞了一下,看了我一眼,说是的,我问是何书桓对陆依萍的那种喜欢么?他说不会,只会是朋友一样的那种喜欢,我听了很高兴,却没有注意他眼神中有些黯淡,然后我们就谁也没提起过这件事。六、     初二下学期,好不容易熬到了国庆长假,我邀请李菀和周铭一起去爬山,李菀答应了,周铭却没去,因为国庆爸爸不在家,他要回家照顾奶奶,我们都觉得很可惜,但也不好说什么。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天气比较晚了,路两边都是密密的树林,路边的路灯很小气地只开了一边,坦白说,如果有劫匪出现,还是一件很恐怖的事。这时候我却幻想着要是有几个战斗力不怎么强只会装逼的小孩过来吓唬我们就好了,我就可以勇敢的站出来保护李菀了。     事实上一直走到我们走到山下的小卖部等公交,连一只乌鸦都没有飞过,我发现李菀脸上有点忧郁,就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她告诉我说,觉得周铭挺不容易的,表面上无所谓其实内心特别坚强的一个人。我咬着饮料吸管说,对啊,而且他很厉害,做饭也特别好吃,尤其是酸辣土豆丝。     李菀没再接着我的话说,就看着山上,我也感觉气氛有点不太对劲了,终于试探着开玩笑般问了句,你那么关心周铭,是不是喜欢他啊?     李菀回头看着我,大概有五秒钟,说是的。     我的心里一紧,说不出来的难受,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女生喜欢上自己的哥们儿,但我还是问,是小燕子对五阿哥的那种喜欢么?     李菀笑了笑,嗯,我也有这种感觉,你怎么知道?     是啊,我明明不知道,却假装什么都知道。     李菀说,但是我们才是初中生,而且王硕心里最重要的应该不在这上面,他是个有理想的人。     我摇了摇头,理想这东西我那时候搞不清和做个想做的梦到底有什么区别,就问那你的理想呢?     我啊?我希望当一个外交官。我从她的大眼睛里看到了一丝可爱,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外交官是干嘛的。     然后我就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儿,饮料也喝得差不多了,公交也来了。一路上我装的很累头倚着车窗一句话也没说。七、     登山过后,我感觉自己不怎么爱讲笑话了,也不怎么治疗癫痫病的医院爱打篮球了,就只忙着看书学习,好像发了毒誓不摆脱学渣的称号就会找到龙珠也许不了愿望那么惨。周铭和李菀也明白,马上初三了,想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我的实力确实差的不只是几条街那么远,所以他们很乐意帮助我,给我上课的笔记和做过的卷子,我只能试着靠埋头溺死在知识的海洋里而不去想着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我们三个谁对谁也不是那种喜欢,那该多好。     紧张的初三过得很快,我的成绩比以前好了不少,考上重点高中有难度,但是一般的高中应该没问题,而且,我想好了,高中就要走美术生的路线,扬长避短嘛。周铭和李菀依然是一直开启着学霸模式,在班级乃至年纪考试中都各领风骚。     中考结束后是周铭的生日,他说爸爸公司有事情赶不回来,让我们晚上去他家吃饭,美名其曰帮忙给他过个十五周岁生日,我当然是乐得不行,李菀也很高兴,看来她也惦记着传说中的酸辣土豆丝了吧。     周铭家里挺有钱的,住在一个带花园的小别墅里。我有问过他为什么不请一个保姆呢?这样他就有更多自己的时间,奶奶也有人照顾了,他说爸爸之前请了一个,但是对奶奶不怎么好,后来发现了就辞退了,从此他就没让爸爸再请过,大部分时间是他亲自给奶奶做饭,如果真的没时间就会请老家的姑姑过来照顾一下。周铭说五岁之前一直在农村老家被奶奶带大,所以他和奶奶的感情非常深。     去周铭家前,李菀过来我家找我,说想去给王硕买个生日礼物,就拉着我一起去。我们来到一个精品店,她拿起一个盒子,盒子是被一把锁关闭的,打开后就看到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伴随着清脆的音乐跳着芭蕾,我说这是音乐盒啊,男孩怎么会喜欢这个?;李菀嘿嘿笑了一下,说这叫半岛铁盒。     我知道,周铭最喜欢的一首歌是周杰伦的《半岛铁盒》。     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好像自己就是铁盒中那个跳着芭蕾的少女,我突然想,如果李菀跳芭蕾,一定很好看。     我给周买了一双新款的耐克篮球鞋,虽然他不缺钱,但是兄弟之间就是希望对方开心那么简单。然后李菀又拉着我去超市买了很多水果和一些营养品,我知道那是买给奶奶的,我问她哪儿来那么多零花钱,她说周末的时候会去做钢琴家教教小孩子弹琴,做兼职攒下来的钱。我觉得她可真厉害,我连吹口哨都吹不出个豆茹哎咪发。我看着她在货架上挑来挑去一直对比着,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什么时候一向嘴贫的我也有词穷的时候了呢?八 、     晚上和我们想象的一样开心,传说中的酸辣土豆丝虽然在我口中已经不算什么传说,但是李菀赞不绝口,周铭还搬来一箱啤酒,林菀也喝了一罐,小脸红扑扑的,很可爱。我们在二楼的天台上,吃着蛋糕,吹着风,聊着那次考试周铭给我传纸条我把圆周率的π看成了72,聊着我上课转书被恶魔发现罚我站在教室后面连续转到书皮破了为止,聊着我们为元旦晚会演的小品因为我的裤子拉链没拉好被全校师生公认为晚会小品中最好笑的包袱,看着他俩笑个不停,我真正体会到一句话的含义,牛逼的人都有相似之处,苦逼的人各有各的苦逼啊。     风吹的我打了个寒颤,我冷不丁地说了句,高中就不和你俩一起玩儿了啊,你俩可要好好天天学习好好向上,将来结婚了,我可是要去做伴郎呢。     周铭愣了两秒,笑着拿着块蛋糕要抹我,说我喝多了,李菀没有说话。     我也希望我真的喝多了,说不定当酒精麻痹了小脑,我就会和李菀表白了。     你表白过么?我没有,到成人癫痫的医院在那里现在一次也没有,因为白的不耐脏,我的表一直是黑色的。九、     那是我们三个倒数第二次一起吃饭,中考成绩出来后,三个人都达到了预期的目标,周铭当然是凭借着佛利萨一般的战斗力考上了市里的一中,我去了实力相对弱一点但是学习氛围也不错的二中,而林菀,则去了隔壁市的一中,她后来告诉我说,他爸爸由于工作调动,之前就帮她安排好了,只是觉得不告诉我们也许是好的,毕竟没有人喜欢离别吧。     她就这么悄悄地走了,留下了一个半岛铁盒,我们并没有习惯不去阻止她,只是阻止不了,也许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过好一阵子她就会回来了吧。     女神离开了,但生活还是要继续。我和周铭的关系依旧很铁,虽然不在一个高中,但每周都能见面,一起打球,一起喝酒,一起吃酸辣土豆丝,偶尔会聊起李菀,周铭说他知道我喜欢李菀,所以没和她表白。我说,李菀也喜欢你,如果她表白你会答应么?周铭很认真地跟我说,她不会表白的。     也许,那个时候我们只会单恋,单恋是我们心中最好的存在,可以充满着美好的想象又不会疏离彼此吧。     李菀走的这个好一阵子,却过了八年。     大一的时候我曾给她打了一个电话,她告诉我当时被学校保送到H大,就在那个每周放《快乐大本营》的城市,还去参加了节目的录制,当然那是作为观众,但这也让我羡慕了很久。我说我给你写信好么?她说好。     我在信里写了好多,写我们那些年的故事,写着所谓的最早的青春。收到回信的时候,我看到我的名字被她写成了日语,我才知道她读了日语专业,很简单的几个笔画,被她勾勒得很有艺术感。     再后来,我大学毕业去了上海,周铭留在家里帮着爸爸一起打理生意,李菀考入了国内最好的外国语大学攻读研究生。去年春节的时候,我们三个终于约好又聚在了一起,李菀不见的是当年的长发和马尾辫,我看着对面的准外交官,打趣说:蘑菇头看着蛮精神嘛,啥时候帮中国把钓鱼岛收回来啊?     李菀瞪了我一眼说这么多年没见,还是那么贫,然后扭头问周铭,听说你订婚了,哪家的闺秀,什么时候结啊?     周铭无耻地背着我订婚这件事曾让我大为恼火,因为我觉得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被别人抢走了。     他笑着说,家里介绍的,还得大半年吧。                      虽然没有酸辣土豆丝,但大家依然吃得很开心吧。     周铭更帅了,李菀也更高挑更美了,我也更有内涵了,大家好像都变了,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周铭结婚的时候,我从上海赶回来做伴郎,我一直质问他怎么能让我做伴郎呢?我明明要比他帅的。李菀没能来,托我捎过去了份子钱还有祝福,现在中日关系不怎么轻松,想必她也很忙吧。     这篇流水账一样的青春故事就写到这里了,当然故事还会继续,周铭会当爸爸,林菀也有了很靠谱的男朋友,我也一直努力寻找一个温柔可爱体贴会给我零花钱也会做好吃的酸辣土豆丝的女孩儿。     如果单恋也算爱情的一种,它不会使我们受伤,不会使我们失去,也不会使我们后悔,不用太复杂的语言去诠释,我想它应该是最懵懂的,最单纯的,也是最暖的。

© zw.mllks.com  怨是用希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