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老宋妈 >

男人遇到这种女人,怎能不歇菜_经典文章

  卯叔写在前面:

  今天本来该发十一月的文章,但是十一月没有写出来,就改发四月的吧!

  这个四月,我也是打心眼儿的佩服。她以前也在我这里发表过文章,其中《婚外情,不动情才是硬道理》(后台回复“四月”可读)是她的代表作。她的作品,也是从她的实践中来的。

  我觉得她有两件事挺难得的,一件是她的婚姻。其实她也是离婚再结婚,而现在的婚姻,老公是一个大公司的高管,非常疼爱她,她幸福得不要不要的。她有一个孩子跟前夫,因为她过得幸福,所以孩子也很快乐,很开朗,并没有因为父母离婚而性格受影响。

  第二件事就是她跟老秦的“婚外情”。她的婚外情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对于老秦来说是,对于她来说,可以不算,因为她没有动心,也不打算跟老秦发展到床上。

  当然,她和老秦是有一定危险的。但是,大概“艺高人胆大”吧,老秦虽然是大领导,她是小职员,但是在男女关系上,她把老秦看得透透的,她和老秦的关系一直在她的把控当中。

  这一篇,就是四月讲述她和老秦之间,她把老秦要上床的要求拒绝后,老秦使计谋、耍手段,她怎么看在眼里,怎么克制自己的。我看后感叹,要是女人都像四月一样,想偷腥的男人,那都得仰天长叹了!

  文 | 四月

  (一)

  自上次从房间里成功出逃后(卯叔注:四月与老秦曾同处一个房间,老秦有想法,四月拒绝,而老秦也没有强行),我和老秦再也没有见过面。期间虽有几次他也提出想聚聚,但每次我和他,又都不约而同、心照不宣地找借口避免了重逢。

  当然,他也不再像以前那样热络地联系我。

  每天例行的早安、午安这样的问候没了;闲暇时光,曾经无时无刻的“宝贝,我想你了”类似的话语,也变成了现在隔三岔五的一个微笑表情,或者只是淡淡问一句“在干嘛呢”;即使偶尔凑巧两人都在线,彼此的对话也基本不超过三个回合,儿童癫痫病治疗都有哪些方法然后他就会说,他要出去办点事,或者说要去开会,或是有客人来访,我也习惯性地不接话,没了下文。

  开始时,我以为他真如大家所言,发现我不入套,于是改变撩拨策略,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或者准备用水滴石穿法,让我在不知不觉中对他产生依恋,然后故意疏远,让我不适应这种变化,变成我迫不及待主动联系他。这样,他就能在这场感情里处于主导地位,让我沉迷其中,最终达到他游刃有余、随心所欲的目的。

  可是,我有强大的智囊后援团呀!卯叔这里的故事应有尽有,即便没有经历过,看看人家的虐恋也很有代入感;尤其各位姐妹与心魔作斗争的悲催历程,让人看着都不寒而栗。所以,迄今为止,我都忍着不去主动联系他。

  虽然开始时,看不到他习惯性的问候,心里会涌起莫名的失落感,会有百爪挠心的瞬间,但我都强迫自己不去想。我给自己制定了不去想打卡表格,每次达到打卡表上不联系他的时间,我就奖励自己一个小礼物。

  第一个星期,想起他的次数还真不算少,有几次差点要破戒,控制不住自己想要给他发消息,但我马上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强迫自己用其他的忙碌填补这不适应。

  (二)

  转眼到了10月下旬。一天早上,他突然在微信上给我发了个地址,显示是火车站。此时的我,经过了这几个月强制性的心理调整,心瘾已逝,已经能做到面对他的信息波澜不惊。出于礼貌,我随口问了句:干嘛去呢?他回复我说去上海参加一个培训班,做客座讲师。我给他发了条“一路顺利”,就去忙自己的事了。

  下班时分,他突然又联系我,写了一大段文字,大概意思是:在做报告的时候,看到下面听讲的学员里,有个人的眼睛和我的长得好像,尤其全神贯注看着他的时候,一下子又想起了我。于是,讲座一结束,他就迫不及待地想联系我。他还问我,还有没有和他再续前缘的可能,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

  这一次,我和他聊了很久,好像要把以前没说完的话都补回来。但是,越聊越是百味杂陈。

  他告诉我,自那次分开后,他也付出了很多努力,尝试着想要忘记对我的非分淮北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之想。前些日子的不冷不热,其实就是在尝试着自我克制,想不再打扰我,想要远离我的生活。有时,实在控制不住了,就给我发几个消息,缓冲一下,然后再让自己假装忙碌起来,再克制。

  在这些刻意冷淡里,还有个原因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喜欢一个人,却没能征服我。那次从房间里出来,他就像打了一个很大的败仗,觉得自己很失败。他认为喜欢一个人,就是想要和对方触碰,想要和她亲近一点,再近一点,成为很亲密的人,还会有占有欲。

  而我那样拼命拒绝的表现,则给他重重地泼了一盆冷水,让他觉得自己是一厢情愿,强人所难。关键是那种挫败感让他越想越生气、难受,也不知如何排解。

  他很想就此不理我了,然而这次看到那双熟悉的眼睛,想念又一下子爆发了。

  面对这样的他,我一时也不知说什么好,我只能表示理解他的心情和想法。直觉告诉我,再暧昧下去,可能要弄得两败俱伤,是时候给这段经历一个尾声了。

  我很真诚地把我的顾虑、想法和原则完完全全地告诉了他,并且非常明确地表示:我和他是不可能的。这样的感情,任其发展下去,痛苦远多于快乐,趁早收手比较好,做普通朋友远胜于做情人。

  后来,他表示需要时间慢慢消化,彼此暂时就不要再联系了。

  (三)

  我相信老秦有很认真地付出过感情。上次看到留言里有人说,他段位低,把妹水平不行。现在想来,也许正是因为他以前没有主动喜欢过人,也不知道如何恰当地去追求,没有经验才如此吧。

  不过,我也认为,若是真心喜欢一个人,不能像老秦那样光想着征服,不管不顾,就想占为己有;而是无论在何种情况下,都希望自己所爱的人能幸福。

  上次看到一篇文章里说,男人的爱情是性欲和占有欲,而女人的爱情则是安全感和美好的幻想,深以为然。

  但感情的事,有时的确没法把控。它不可能像个水龙头,你想开就开,想关就关,甚至还可以调整水流速度的大小。

  爱情的来临,和你的性格无关,和颠痫病发作治疗找北京军海你的年龄、社会地位、经济实力都无关,它只和当初的那份悸动有关。但对爱情的追求,应该是在彼此单身的情况下,才有资格。

  多角色参与的爱情,注定大多以悲剧收场。

  (四)

  人生真的就是一个认识自己、认识他人并不断与自己本性中的贪婪、自私做斗争的过程。

  我贪恋老秦曾经对我的嘘寒问暖、无话不谈,但又不愿承担道德、心理上带来的压力。如今,我和他都退回了安全距离,他心里的想法我不得而知,但我自己清楚地知道,我是不可能再和他有类似的亲密接触了。

  其实,对于老秦,我是有好感的,也曾一度心动过。不然不会有那么大胆子跟他去房间。但很多原因阻止了我跨出那一步。我不是一个高尚的人,但我也有我做事的底线。

  首先,我不是单身一人,不能无所顾忌。我有父母、孩子和我的先生,他们的脸面我必须顾及。他们一直以我为荣,我是他们的骄傲,一旦婚外情东窗事发,他们将受到的打击和道德压力,我无法想象,也无法承担这样的后果。

  老秦曾提议,在别处买个小公寓,他有这个经济实力,我也没有问题。他说这样偷偷摸摸约会,别人也不会知道,对我的生活也不会造成任何影响,他也保证不会打扰到我正常生活。但我想,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其次,我曾说过,离婚是上床的前提。我和他都在围城之内,婚外亲密关系我肯定是一票否决的,即便老秦能做到破釜沉舟,真愿离婚娶我,我也不想给他的家人和我的家人带来巨大伤害,要我离婚,我做不到。

  那么,对于老秦,我开始为何采取暧昧不清的态度呢?

  1、他是我的领导,虽不同区,但属同一系统。我们之间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并且我们这大领导经常五六年就调动轮换一次,他很有可能直接调到我单位来。

  起初,我对他各方面并不了解,也不好去乱打听。因此,也不知他为人、直接拒绝会否影响我的工作。而我很清楚自己的底线在哪,又迷之自信,觉得只要自己羊癫疯很难治疗,那么在治疗时需要多少钱呢?把控好,就不会有失控的事发生。最多嘴上附和他一下,犯不着得罪他。

  2、我这个工作虽然没什么大不了,但在这个小城市里,普通群众大都认为还算不错,工资待遇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何况,我本身比较喜欢看书、艺术类的东西,工作很对我的口味,我不想放弃工作。对于一个喜欢清闲自在、事业野心不大、不喜欢做全职妈妈、家庭经济又不是主要来源的我来说,这份工作还是很值得珍惜的,不可能轻易辞掉。

  3、老秦总体来说,对我一直算是谦谦君子。除了情绪特别激动那次,从未强迫过我什么。平时说话,看到我对那些暧昧的字眼故意岔开,他也会很快转换话题,不会句句紧逼;对于我工作中的问题,也会给我中肯地提建议,并不保留什么。

  他的经验,帮我减少了一些同事间的矛盾,人际关系得以缓和,职场更加顺畅。工作上,我虽没想着一定要事业有成出人头地,但我也不想处处为敌步履艰难。实事求是地说,作为朋友,我不想放弃老秦。

  但随着时间推移,我慢慢发现:作为成年人,我们真的不要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本事很大,只要能保证自己不动情,就能玩转婚外情。且不说自己玩着玩着就可能会陷进去,就算自己保持不动心,但对方深陷了,对对方也是一种伤害。

  这世上真情最难得,钱债可以还,人情债也能还,然而爱情债最难还。

  年轻时不懂事,总觉得自己不喜欢对方,把握好自己就行了,对方怎么做是对方的事,自己不喜欢直接拒绝。却不知,自己纯粹的自私自利,很有可能在不经意中,给别人造成更多的伤害。其实,换位思考下,如果是自己很喜欢一个人,对方却一直暧昧不清,自己也会很难过。

  婚外就不该谈情,暧昧也不行。长期处于暧昧状态,擦边球打多了,也难保不被另一半发现,肯定会影响夫妻感情和家庭和睦。

  既然选择婚姻,选择安稳,那么我们就应当舍弃波澜与激荡,其实,人生最曼妙的风景,何尝不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

  -END-

© zw.mllks.com  怨是用希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