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放郑声 >

印象胡家山_散文

  在山的世界,每座山都会有个名字。但胡家山不是一座山,只是群山之中一个村子的名字。

  对于胡家山的印象,缘起鹰窠岩,虽然只是一次次远眺那座充满神秘和诱惑的山峰,一直未曾登顶去看天高云淡,一览众山小。

  一

  沿省道201,溯西河直上,过张咀水库,前行十来里,公路右侧一条柏油路顺着山势,蜿蜒钻出右边茂盛的丛林,路口指示牌显示通往胡家山村。

  果然是村民口口相传有鹰出没的地方,山路弯多且陡,丛林深处的鸟雀声,偶尔拐弯处路外深涧里溪流的轰鸣声,倒也减轻了车子爬坡产生的闷哼声带来的压力感,让旅途充满一种寻幽的期待感,一种渐入世外的新奇感。

  九弯十八转,五六里路程的样子,开始零星有一两户人家的房子散落在山坳里,或者路边,以整洁,安静的姿态划过穿过车窗的视线。视野里,深山里每一处略大略微平坦的山凼都是被整理得葱茏的田块,或是极富线条美感的梯田。或者一只路边散步的羊,几只场院里觅食的鸡停了下来,张望着我们的到来,恬适的画面感让人直以为曲径通幽,误入桃源了。

  水是纯正癫痫病承德哪个医院好的山泉水,茶是地道的鹰窠岩茶。阡陌稀疏,鸡犬相闻里,茶叶在杯子里粗犷的舒展,释放出山一般的绿色,然后由杯口袅袅的雾气裹挟着山野的清香钻入鼻子,沁入心脾。口中不觉便自生出津液,旅途的疲乏烟消云散。不是“且将新火试新茶”的季节,却只浅酌慢品间,醉在了这初秋时节别样的“能饮一杯无”里。

  胡家山有座鹰窠岩,山民的记忆里那缥缈在云雾中的高峰之巅悬崖壁立,有天然石洞,老鹰筑巢为窠。山民自古在山间种茶采茶,常见老鹰出没群峰之间,于是便把这片山水里出产的茶叶取名鹰窠岩牌英山云雾茶。鹰窠岩茶产于深山,因海拔高,新茶迟于山下半月开采,叶质却更丰润,茶味醇香持久。每每有限的产量供不应求。于爱茶人来说,常有一杯鹰窠岩茶在手,便多出一份亲近大山,超然物外的享受。

  很早就知道,鹰窠岩茶是本县第一个漂洋过海远销美国的好茶。但是依然抑制不住每一次亲近这片原产地的时候那种朝圣心理。似乎,走近了,这一片山,一座岩,亿万年的自然积累便彻底融入了一杯茶里,通达了连接人与自然的脉络。

  二

  再来的时候,恰逢雨后的初秋。品罢香茶,沿着通往塆塆落落的水泥路随性的行走,云雾缭绕着远近的山峰,凉爽的山风,饱含着大山旷达、厚重的气息,让颠疯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人神清气爽,瞬间便忘却了山下依然酷热的暑气。

  原始的山里保持着原始的风景,除了路,以及路边不多的房子,偶尔路边一棵野山楂挂满了果子便让人惊喜,却又在惊喜还没消退的时候,一棵茂盛的野狝猴桃攀援着大树,垂下一串串诱人的果实。太高了,刺多,摘不了,同行的伙伴便也只能咽着唾沫望桃止渴了。

  “哇!荷花!”拐过一道弯,先行的伙伴发出了惊呼,赶紧跟上。

  “一二三四……”从下往上,大约八百米海拔十几级的梯田里,一层层,略显瘦削的荷茎或者撑一片荷叶,或者顶一朵荷花,或者举一支莲蓬,就这样安静地演绎着真正的“藏在深山人未识”,把一眼山下渐次凋零的风情填满这一隅深山。镜头里,以高山云雾为背景,一份摇曳,一份清雅,一份傲洁,便成就了这秋雨蒙蒙中说不得的意境。

  见过浩荡无垠的荷花,却不曾见过高海拔大山里梯田里的荷花。许是初来的羞怯,或者是对周边耸立的群山心怀敬畏吧,相比山下见过的,这里的荷花像是刚过门的小媳妇儿,娇小玲珑,别有风韵。想来,那在微风中盘旋于荷叶上的水珠便是她汪汪的眼吧。

  山野的景致,终归是看不完的。及至红灯笼辣椒煮豆腐的香味飘进鼻子,才感觉到日已过午,肚子在抗议。

哪些因素导致了癫痫的反复发作

  肉是山里的土猪肉,豆腐是石磨磨制的,红灯笼辣椒是自己种的……纯正地道的农家饭菜彰显著主人的好客,馋坏了久居城里的朋友们。来一碗香喷喷的米饭,再来一碗锅巴粥,香茶当酒,乡村的故事讲起来,大山的传说引人入胜。不言减肥,不说“三高”,山村路边的土黄瓜你喜欢就摘了吃吧,那些肥壮的秋葵在这里寻常可见,那些你们喜欢的玉米和红薯家家户户多着呢,红灯笼辣椒?不多,最多一天可以采摘三千斤。

  当浪漫的风景联姻朴实的风情,寻景胡家山,那便是“莫道农家腊酒浑”了。

  三

  好山出好水,好水泡好茶。

  渔洋河,穿涧成溪,悬崖成瀑,由山巅而来,出密林,越田野,遇河石欢歌,遇深潭雷鸣,由田边到谷底,一路向下,于村口处聚集成远近闻名的渔洋河瀑布。

  停车,右拐。人未近,闷雷一般的瀑流声便传入耳鼓。循声而行,才几十米,一道瀑布如一匹宽大的白练悬挂眼前。隔崖相望,数十米外河谷对面左山大,右山小,两山相连处一道四五米的缺口,源自胡家山的渔洋河自缺口处破山而出,从垂直的绝壁上飞流直下四五十米,蔚为壮观。

  瀑声如雷,回响在清幽的山谷。临崖相望,撞击岩石形成的雨雾迷茫一孩子睡觉时抽搐是怎么回事片,或者调动所有的感官也无法形容,唯余惊叹了。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惊叹这山水的一往无前。

  继续前行,绕过瀑布右侧的小山,便又是一道小溪,溯溪而上百余米,再右拐。身后瀑声渐弱,前方又传来更深沉的瀑声。循声望去,又一道瀑布悬于眼前。瀑下深潭幽谷,怪石逡巡,林木茂密,瀑风如雨,自成一方洞天。

  与第一道瀑布临崖对望不同,这一道瀑布,临潭便需仰望了。但见约莫二三十米的瀑流从上面的密林中喷薄而出,在这个方圆百多平米的半圆山谷里激荡起阵阵气流,裹挟着雾气扑面而来,谷边的树枝也在雾气中湿漉漉的,不停摇曳。

  仰望,如瀑从天降,只是少了香炉和紫烟。遗憾这一场秋雨收藏了太阳,未能遇上惊艳的彩虹。俯视,溢出深潭水流趋于平缓,只在石质的河床上平缓的铺成,用清冽让人看得见那似乎流淌的青花瓷,别成一番风味,更给人一种中流击水的冲动。

  这水,源自鹰窠岩,泡了一杯好茶,滋润了一方淳朴的山野,惊艳成一道又一道诱人的风景。

  或许,这破山而出的瀑流,终归大海,便是胡家山人自强不息的追求吧。

  假以时日,登顶鹰窠岩,看鹰击长空。

© zw.mllks.com  怨是用希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